雀巢推动云南咖啡产业——《食品安全导刊》

五月 16, 2011
雀巢推动云南咖>啡产业雀巢推动云南咖>啡产业

《食品安全导刊》蔡苍

南美洲是传统咖啡产地,产量占全球近一半,如此集约化种植带来的弊端是,南美咖啡收成的好坏会直接影响到大型咖啡生产商的产品价格。

1994年,甚至仅是巴西一国的咖啡惨遭霜降,就导致了咖啡豆价格在两周内暴涨3倍,差点拖垮上市不久的星巴克。

为了尽量分散风险,在全球寻找咖啡新大陆是国际咖啡巨头的惯例。咖啡生产巨头一直在四处派遣探路者,以使发展集团版图中的咖啡基地均匀分布。

从上世纪80年代末到现在,在雀巢公司的努力探索和培育下,业界终于在2003年首次领略到云南咖啡的魅力,美国的期货交易所里首次出现了“云南咖啡”一词。

探寻云南咖啡
作为云南咖啡豆种植的先驱,雀巢已经在这片土地上辛苦耕作了22年。

云南普洱位于亚热带高原地区,处在世界上乘咖啡豆的黄金种植带,而思茅地区更是拥有海拔800-1300米的肥沃梯田,这更为小粒种咖啡豆提供了得天独厚的生长条件。雀巢相信,用这里出产的小粒种咖啡豆制作而成的咖啡,一定会成为咖啡中的上品,得到中外专家的盛赞;同时,咖啡作为经济作物,与传统农业作物相比,该种植项目的引入,也必定会创造更好的经济收益,为思茅地区带来更好的发展机遇,并改善当地居民的生活品质。

带着这份信念,1988年,雀巢的农艺专家在云南普洱城郊租下8亩地,开始了咖啡试种试验。

企业级合作培育咖啡文化

在中国传统的小农种植中,自给自足的农产品一直是农民的首选,云南也不例外。据雀巢的调查发现,当地除了包谷、稻米,称得上经济作物的就是茶叶,咖啡文化基本为零,中国境内更是几乎不生产小粒种咖啡豆。虽然咖啡在国际市场的交易价格远高于茶叶,但它依然与普洱的农民扯不上任何关系。如何能让当地农民接受咖啡种植,这是雀巢需要解决的头号难题。

幸运的是,很快雀巢就找到了解决这个难题的突破点。雀巢专家接触发现,中国农民的心态很开放,随时准备改变,前提是让他看到实在的价值。因此,当咖啡业在云南落户之初,雀巢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当地农民看到现实的种植样本。通过雀巢和当地企业的沟通,很快就有企业愿意首先承担起这个“范本”的机会。

1989年,云南当地的茶叶公司与村委会联合成立了当地第一家咖啡种植企业。同时,雀巢在云南成立了农业服务部,并委派外国专家到当地提供技术支持,帮助咖农普及咖啡种植知识。同年,雀巢与当地政府签订了一个长达14年的协议,开始在云南的普洱、思茅等地区种植咖啡。雀巢在协议中明确承诺,按照美国现货市场的价格收购咖啡,以作为农民利益的保障,且上不封顶,下设最低收购价格。同时,雀巢还提供技术人员、种苗、甚至免息农具贷款。

1992年,雀巢在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建立了占地64公顷的实验示范农场,从世界各地收集了30余种咖啡树进行多年试种,从中选取了6个最适合在云南种植的品种加以推广。多年来,这个示范农场培训了数以千计的当地农民和农业技术人员,无偿传授水头流失控制、环保、病虫害防治、高产优产等各种专业技术。来自公司本部的农艺师也长期驻守在云南,每星期往返西双版纳和思茅两次,实地传授农民咖啡种植技术……

这种合作关系一直持续到了2000年。

通过11年的良性循环,到2000年以后,云南的大部分咖啡种植企业都获得了进出口经营权,这是当地咖啡产业发展的重要一步。政府希望让本地的咖啡企业进入到更广阔的国际市场,打造自己的品牌,让云南咖啡卖出更高的价格。此时的云南,咖啡文化已经深入人心,企业已经走上正轨,而小农户在咖啡种植的数量和质量上却都还没有形成一支值得注意的力量。雀巢开始将更多的关注度投向农户,转而与小农户开始了深度合作。

小农模式开创云南咖啡新纪元
2000年以后,雀巢在云南大约98%的供给商都是咖啡种植户,其中80%是土地在50亩以下的小型农户。从这时开始,雀巢在云南的种植工作进入了一个“小农模式”的新阶段。总结起来,雀巢的“小农模式”就是在收购时提供公正的价格和稳定的市场,在种植时提供免费的技术。雀巢在普洱只做技术培训和收购,这样就留了一个相对更长的产业链给当地农户,让当地咖农有更多的可能性摆脱贫困,走上富裕的道路。

在产业链上寻找众多微小的利润点集腋成裘,这是目前云南咖啡业里一个为数不少的群体。村里有人开起了咖啡豆脱壳加工点,有人雇短工帮忙打理自家的咖啡种植生意。70亩的咖啡种植园,摘果阶段需要一天20人,60天摘完,施肥、除草阶段需要100人,一年请短工支出大约13万,这些钱可以为近千个更穷困的农民所分享。1988年村子刚开始种植咖啡时,年人均收入才200元,现在已经实现了几百倍的增长,达到1万多元。

但这种“小农模式”的实施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了新的难度。

为了更好的将种植技术传授给咖农,“地里田间视察,村村户户走访,课上课下培训……”基本就成为了雀巢技术专家每天的生活写照。专家们的培训总是在田间地头的“家访”中完成。每年收购季以外的时间,雀巢的专家就开着一辆墨绿色的北京吉普,穿梭在云南的山寨中,为咖农做免费技术指导。到了2006年,小农户们联合提出的培训要求明显增多,地点甚至远到几百公里外的深山,因为山路崎岖,开车也要一天时间。在外国专家的帮助下,咖农的种植知识和经验不断增加,咖啡豆的质量和产量逐年上升。2003年,雀巢咖啡顶级高端品牌“奈斯派索”首次采用了普洱的咖啡豆,200多吨咖啡豆出口到瑞士,纽约期货交易所更是首次挂出了“云南咖啡”一词……这一年对于云南咖啡而言,意义无比重大。在这基础上,2005年,雀巢推出了100%云南高级纯咖啡,开创了云南咖啡的新纪元。

22年来,雀巢对云南咖啡一直保持着非常公正的收购价格,虽然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收购企业进入云南,但给出的价格鲜有超过雀巢。雀巢会根据纽约咖啡期货价,综合考虑运输成本、咖啡的国际声誉及市场等因素,形成固定的计算公式,每周两次将最新价格发送到咖农的手机上。

这样的定价让当地的土地生产进入了良性循环。

2007年开始,咖啡价格一直走高,各种各样的资本都看中了云南,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要获得土地。但是已经逐渐强大的小农户不再那么容易被资本控制。当地的农民用嘲笑的口气说:“每年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利益方来这里谈判土地归属,最高出到1万元/亩的价格。我挖一米的咖啡沟,就要花1.5块钱,地里一共5万棵咖啡苗,成本就70块/棵。我还在地里种了点芒果,虽然作为遮荫物有点高了,但每年收完咖啡,还可以采点芒果,一块地两份收益,每年好几十万的收入。”

22年间,雀巢共计投资5000多万人民币,用于发展云南的咖啡种植业,免费培训超过4100名云南咖农,助力云南成为中国最大的咖啡豆产地。到2010年,云南年产咖啡豆已达3万吨左右,仅普洱地区的咖啡种植面积就已经达到1.04万公顷,共有1.5万多农民靠种植咖啡致富,仅公司每年投到普洱的收购款就近1亿元。

22年来,雀巢始终坚持可持续发展的思路,秉承“公司在任何国家,必须符合当地利益才能发展可持续业务”的企业经营理念,保证企业可持续的履行社会责任,把企业社会责任融入公司业务过程,为消费者、股东、社区以及社会创造一个共赢局面。22年来,雀巢始终与云南咖农风雨共进,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惊喜,赋予了这片土地一次全新的蜕变。目前,云南省普洱市已经将“扩增咖啡种植面积,提高产能”列为“十二五”规划中的重点,相信在这一政策的推动下,这片将迎来云南咖啡的又一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