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大开河村里的咖啡故事

十二月 5, 2013

中国经济网,2013年12月5日(来源:新华网)

11月底的云南普洱并没有冬天的感觉,南屏镇大开河村的咖农王中学在自家的院子里晾晒去过皮的咖啡鲜果。2013年,包括这位已种植二十多年的咖啡老咖农在内的许多云南咖农遭遇收购价格较低,逼近咖农成本线的一系列问题。“尽管现在咖啡收购价比较低,但是我相信只要坚持就会赢!”74岁的老咖农抓起一把咖啡米放进嘴里,笑眯眯地告诉记者。

目前,咖啡国际期货价格持续走低。11月23日,纽约咖啡期货价格仅为107美分/磅,折算成人民币相当于14.3元/公斤。这稍低于目前云南咖农的种植成本约14.67元/公斤。

对于这个消息,王中学似乎不以为然,“直觉告诉我,咖农不能一遇到收购价跌了就马上转种其他作物,不要太心急。”王中学对记者讲到。

过去:坚持就是胜利

王中学的自信并非空穴来风。老咖农告诉记者,这是1999年以后的第二次降价。

1999年,因严重的霜冻灾害,云南咖啡产业出现挫折。老咖农回忆道,“那次灾害让咖啡收购价降到了6元左右,加上后来连续两年收购价一直没提起来,村子里的好多人都砍了咖啡树改种其他作物,我当时咬着牙坚持下来,你看现在过得还是挺好的嘛”。

王中学的坚持最终换来了回报。2003年,全球咖啡价格回升,带动了云南咖啡收购价上扬。这一扬,就是近十年的好光景。 同样坚持下来的还有同村的张奎,他也在这些年的价格上扬里尝到了甜头。现如今,这个36岁年轻人已是村子里有名的咖啡致富户。

1998年,张奎经同村人介绍,开始种植咖啡。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第二年的灾害却给他当头一击。同样选择了坚持的他,在随后咖啡价格上扬的好时候发了家、致了富。

两年多以前,张奎盖起了村子里最高的“别墅”楼。“我的房子花了40多万元,也买了车,现在还要养活10个工人。”他自豪地告诉记者。

得知记者前来采访,与张奎同一年开始种咖啡的陈加华激动地从地里开车回家。

1998年由于受到邻近咖啡场启发,这个已种了十多年稻米的庄稼人毅然弃米种咖。然而,1999年的灾害却让陈加华郁闷很久,收购价的持续低迷让他也想过放弃。最终,他还是挺过难关,后来价格回升让陈加华喜上眉梢。时至今日,种植咖啡已成为他家的主要收入来源。

现在:坚持背后有支持

“彩云之南,心的向往,北雁南飞,七彩呈祥。丽江的古镇,大理的暖阳,苍山的瑞雪,下关的花香……”一首《彩云溢满咖啡香》唱出了云南的绮丽风光,也唱出了彩云圣地飘散的咖啡香。

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副会长董志华告诉记者,云南咖啡产业规模化发展,是从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开始的。

事实上,早在1988年,世界咖啡巨头——雀巢来到中国,通过政府的帮助,开始在云南推广小粒种咖啡的种植。

1992年雀巢启动了农业技术协助服务项目,1997年开辟了一个总面积为60公顷的试验示范农场,并长期在普洱派驻农艺人员。2011年,雀巢为云南咖啡种植者免费发放《中国咖啡种植手册》。2012年,雀巢开始为当地的咖啡种植户提供培训。通过设立在普洱市的咖啡收购站,雀巢公司每年从普洱市采购的咖啡豆数量从8000吨增至1.05万吨,全部供应雀巢工厂。

上述三位咖农的致富与雀巢收购息息相关。其中与雀巢合作最晚的是陈加华,2000年起,这位经验丰富的咖农除了给雀巢供应咖啡豆之外,更是8次参加雀巢培训班。

“他们教的种植技术对我来说非常有用,雀巢的工作人员也都变成了我的朋友。”一谈起雀巢,咖农张奎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未来:冬天来了 春天还会远吗?

对于未来前景,王中学表示,明年我计划扩大一些种植(面积),提高一下产量。而对目前面临咖啡收购价低迷的困难,老咖农也说出自己的期许,“我希望咖啡收购价再提一提,让这一段时间快快过去。”

咖啡国际价格的走低,势必对刚刚发展起来的云南咖啡产业带来一些影响。

为解决这一问题,云南省委、省政府已经给予云南省各主要咖啡产区1000万元以上的咖啡庄园建设资金。而他们三个人所在的普洱市政府还专门拿出1000万以上的资金,用于支持企业收储仓储费和贷款贴息,并积极展开国内外咖啡推介。

雀巢咖啡在中国市场的动作,一方面,公司加大在云南咖啡项目的投资,通过 “雀巢咖啡中心”大型项目为当地咖农提供培训和基础设施;另一方面,公司加速扩张产能,投资总额为8.8亿元人民币的新工厂落成。而在这背后,则是雀巢咖啡对中国市场的预期。

英国诗人雪莱说过,冬天来了, 春天还会远吗? 我们相信,云南咖啡的冬天必将过去,迎来行业的春天。


原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