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管视点:土地权利之奋斗和启发——雀巢集团执行副总裁兼运营总裁何塞•洛佩斯(José Lopez)

四月 7, 2015
何塞•洛佩斯

日内瓦——在过去一年里,遏制砍伐森林的行动赢得了越来越多的支持。同时,重视砍伐森林的社会影响也被雀巢等公司列入议程。然而,要在采购原材料、保护自然资源和尊重公民的权利之间取得平衡是极不容易的。

以我们的土地为例。11亿人口在土地上生活、耕种,但他们对这片土地并没有稳定的所有权利。帮助农民和社区获得土地所有权,这一做法从商业角度来看非常具有价值。因为当农民拥有农场和森林的土地权利时,他们更愿意在上面投资,尤其是农村妇女。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待土地也很重要,即空闲土地可用于农业扩展。当我们从地图上探索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时,总是会发现那些诱人的绿色区域。随着许多大宗商品的需求不断增加,企业和政府都希望能有机会利用这些区域为当地和全球市场服务,同时解决贫困地区人民的就业问题。事实上,一些政府已经拨出了国家领土的百分之三十用于大规模农业、木材和采矿作业。

然而,地图上的这些绿色空间往往并非无人区。权利与资源行动组织(RRI)最近对八个热带森林国家内近73000个自然资源特区进行了研究,发现其中93%以上的土地都居住着土著民族和当地社区。在此之前,RRI还进行过一项分析,发现在12个新兴市场国家中每三公顷获得商业开发许可的土地上,其中至少一公顷居住着土著民族和当地社区。

这种情况已成为世界各地局部冲突的主要原因。当人们发现他们的土地未经其同意就已被分配或出售,将不可避免地产生矛盾。这种冲突会造成施工延误,提高资本成本,甚至导致项目中断。

这不仅仅是城市的扩张破坏自然森林的问题;越来越多的企业将目光转向退化的土地,希望未来能够开发这些土地。例如,森林砍伐后造成的草原可转化为油棕榈种植园。然而,这些土地尽管已经退化,往往还有人居住。

越来越多的企业意识到一种新的开发方式急待出现。尊重和加强当地人民的土地权利很重要,这不仅仅是因为它有利于国家的投资环境,更是因为在不确定和充满冲突的环境下我们是无法运营的。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改善我们的方式呢?

首先,企业需要提高透明度,包括地面情况和我们意图的透明度。在雀巢,我们理解尽职尽责的采购所带来的价值,并且已经制定了具体的、公开的指南来指导我们在这一领域的行动。我们在这一领域的主导性已受到多方认可,其中包括乐施会的认可。

其次,我们需要不断提高执行力度。虽然目前已经有一些工具和宣言来约束和指导我们,如《尊重自由事先知情》(Free Prior and Informed Consent)与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土地治理自愿准则》(Voluntary Guidelines on Governance of Land Tenure),但我们需要更有效的操作指南,可以促进企业、社区和政府更好地合作和使用这些工具。目前,我们正与在权利与资源行动组织和国际金融公司号召下走在一起的众多机构一起制定这类操作指南,并将它们应用在实际中。

最后,我们需要继续与社区、政府和民间社会等利益相关者一起共同努力。我们不可能独立完成这项使命。只有通过这些不断的沟通,我们雀巢,还有其他像我们一样认识到创造共享价值重要性的领导者才能取得进步。

2015年也许就是我们让这一切付诸实践的一年。一个新的独立机构:国际土地和林权特色服务组织(the International Land and Forest Tenure Facility),将开始在选定的一组国家进行试点。在瑞典政府资助的1400万美元启动基金下,这个新机构将为发展中国家的土著居民、当地社区、政府和社会提出的改革土地所有权项目提供资金和技术上的支持。

稳定的土地权利将为供应链上的所有参与者创造价值。土著居民、社区和小农场主将有信心在他们的土地上为未来投资,这是提高生产力和创造繁荣的基础。土地使用权的不确定性越低,投资活动的风险就越少,从而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就越强。供应商将能够避免因土地纠纷而发生冲突,增加投资方面的建设。较少浪费、较低成本和更高的生产力将为消费者带来真正的价值。东道国政府将享受到就业、食品安全和投资等方面的益处。

企业、社区和政府携手合作,为社会创造共享价值。

原文链接:EXECUTIVE PERSPECTIVE: Shedding a light and engaging on land ri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