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气候变化不是做慈善

企业可以在不牺牲股东利益的情况下做有益于地球环境的事
应对气候变化不是做慈善

本文译自英文原文,最初登载于Fortune.com

我们必须正视气候变化给全球带来的严峻挑战,解决这一问题已经刻不容缓。像雀巢这样拥有全球足迹和庞大供应链的企业要实现长期繁荣,必须严肃对待气候变化对人类文明构成的威胁。

雀巢致力于应对气候变化挑战,引领行业实现可持续发展。不过我还是希望借此机会躬身自省,介绍一些实际状况。

尽管我们的气候工作成本高昂,但我们也不能将其视为一种赠予或公司慈善行为。毕竟,归根结底,雀巢是一家公司。我们在开展工作时必须考虑社会效益,这意味着我们不仅要努力为环境做出贡献,也要同时为我们的股东创造价值。雀巢这样的企业必须在当下与未来之间寻求一种微妙的平衡。我们清楚,这种做法可能既无法完全获得环保主义者的认可,也无法让投资者完全满意,但要想在短期期望与长期期望之间获得平衡,只有务实的计划才有可能取得成功。为此,我们计划尽可能制定延伸的目标、创造投资空间、克服转型成本的困难并获取竞争优势。

对如同我们一样拥有如此大规模和影响力的公司,第一步是进行大胆、透明地发挥行业领导者的作用。雀巢几乎在全球每个国家/地区都有业务,我们做出的决定能够推动食品行业的变革。我们也从未对自己的责任等闲视之。无论政治风向如何变化,我们对《巴黎协定》的支持从未动摇,并且我们公开详述了自己对此的承诺,即到2030年实现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半、到2050年实现净零碳排放。

应对气候变化不是做慈善

虽然很想只讲我们在环保上的投入,但事实是:我们正在努力以一种使我们能够发展业务并在竞争中保持领先地位的方式开展所有相关工作。对于像我们这样面向消费者的业务领域,消费者显然越来越重视环境管理和透明度。如果我们忽略他们的需求,那他们也将忽略我们的产品。从积极的方面来说,在这一领域采取大胆而有意义的行动可以转化为竞争优势,从而有助于提高市场份额和业务增长。在低通胀、零利率的时代中保持强劲的有机增长是像我们这样的企业的终极价值驱动力。

为了实现我们的环保目标,我们必须为这些环保行动创造投资空间。相较于使用现行解决方案的老产品,使用全新升级版气候友好型解决方案的新产品价格确实更高,雀巢也因此需要承担巨大的过渡成本,(但雀巢依然选择在启用新解决方案上扮演先行者的角色,)因为如果只是等待价格下降,那么我们将在环保工作上毫无建树,进而导致恶性循环,阻碍新技术的推广应用。这是各个行业都面临的现实。如果我们不解决这一问题,我们将无法解决气候变化问题。

对如同我们一样拥有如此大规模和影响力的公司,第一步是进行大胆、透明地发挥行业领导者的作用。

为达成温室气体中和所花费的前期成本与其他各种前瞻性支出(如研发支出)相比没有什么不同。不付出这样的费用,企业则将会没落。但这也并不意味着企业可以随意进行投资,而是需要仔细衡量支出的规模。企业在降低内部成本时必须要有针对性,这样才能够在将资源转移到气候工作的过程中不至于损害短期收益。企业需要提前对支出水平进行沟通。除非你打算破坏投资者对我们的信任和信心,否则绝不要用此类支出来证明收入损失的合理性。这是一个棘手的权衡问题。但有一个好消息:数字化能帮助全球几乎所有企业显著提高效率,这意味着我们能获得推动相关工作的新方法。

无论研发项目、广告活动还是改善公司环境足迹的环保项目,维持面向未来的项目的高平均成功率一直是成功的公司管理的标志。投资者称此挑战为“实施风险”,并且某些公司将比其他公司更好地处理该风险。几年后,我们将攻克最初遇到的难题(即付出了很多努力但还未见成果显现),引入和推广有助于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技术。

应对气候变化不是做慈善

除了获得消费者的青睐和业务增长外,这条道路还能带来更多益处。气候行动的落后者将可能会被政府越来越多地征税和监管。沿用传统模式开展运营业务的成本正在上升,因此我们在投资环保项目时也需要将上述因素纳入考量。同时,我们不要忘记资金成本:对于所有上市公司而言,将环境标准纳入主流投资基金决策的步伐正在加快。“绿色投资”曾经是一个细分市场,但正在迅速成为趋势。可以肯定地说,随着时间的流逝,所有行业的落后者都会为之付出代价。

我是否提及了员工的士气和敬业度?作为一名企业管理者,我发现没有什么比“造福未来”更能让人充满动力的了。“做善事,善做事”(doing good and doing well)使我们在争取全球顶尖人才的竞争中占据优势。

迈克尔·詹森(Michael Jensen)是我在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最喜欢的教授,他是一位受人尊敬的经济学家,只是有时有些特立独行。他一直主张,我们不应该将人群划分为“股东”对“利益相关者”这种“对立关系”,而应该团结起来,携手实现“开明的价值最大化”,包括达成通过适当方式量化的相关社会目标。在2000年出版的一本书中,詹森教授写道:“很明显,如果我们忽视或损害了任何重要人群的利益,那么我们就无法实现组织长期市场价值的最大化。”

对于像我们这样全力应对气候变化的跨国企业,这是商业活动的关键所在,更是企业应该履行的道德责任。对雀巢而言,善待地球就是为消费者、供应商、世界各地的社区以及地球本身提供服务。

做好这些事,我们也将为股东创造价值。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