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察:肠胃中100万亿细菌如何保障身体健康

十一月 26, 2014

作者:Annick Mercenier

Annick Mercenier
透视:雀巢研究中心科学家Annick Mercenier

同全球范围内许多科学家一样,我的工作是研究包含着多样物种的生态系统。其中有些我们已经知晓,而有些还了解甚少。

这个生态系统既不在雨林中,也不潜藏于深海。它恰恰置身于我们的身体里。

它就是人体肠道“微生物组”,这些为数众多的微生物菌落就居住在我们的消化道。

互惠互利

健康的成年人肠道内有平均达2千克的细菌,这些细菌有千万个不同种类。

拥有如此众多种类的细菌,意味着你我体内的细菌基因比人类基因要多。

然而,细菌不仅仅在人体里安居,它们更是在维护人体健康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高流量

高流量
高流量:在我们的生命历程中,不断有物质进驻和排出肠道。

我们知道,人体的肠胃和大脑之间有着双向沟通。

胃肠道有时也被称为人体最大的免疫器官,或是我们的“小脑”。

肠胃中含有人体中高达80%的抗体生成细胞,是我们防御系统的关键组成部分。它也恰好是我们可以称之为“高流量”的通道。

在我们的生命历程中,我们要消费、吸收和咀嚼许多物质,尽管有时并非出自本意。

我们肠胃中的微生物有些是天生的,有些则是过客,它们或有益或有害。

免疫反应

当我们出生时,我们的消化道是无菌的,或者说几乎是无菌的。在出生后的最初几分钟,微生物开始进驻。 近期研究表明 ,这个过程甚至有可能开始在子宫内。

这些证据体现了一个事实,即早期微生物的定植帮助我们的身体抵抗疾病侵袭。

从很早起,我们的免疫系统就必须学会识别进入肠道的病原体,并且相应作出快速有效的反应。

肠胃正常运作的能力有赖于这三个首要组成部分的互动:微生物、肠道屏障和免疫系统。

通过研究它们之间的互动,我们能够更好地了解肠胃中的微生物如何维护我们的健康,以及扰乱微生物可能导致一定问题的原因。

这个主题我们将在本周的雀巢国际营养研讨会上展开深入讨论。

早期接触

了解决定何种微生物、何时驻扎在我们的肠道内的触发因素,是我们正在研究的重点。

我们已经知道,这取决于许多因素,其中之一是我们出生的方式。

阴道分娩强制宝宝经由妈妈的身体下部,这里他开始接触微生物。

出生后的宝宝通常被放置在母亲的身体上,这样胎儿会从母亲的皮肤上得到更多微生物。

一些研究表明,剖腹产婴儿、或是直接被置入恒温箱的婴儿,可能更容易早期感染和过敏。

这与其他研究结论一致,表明在农村地区长大的孩子往往相较其它孩子更少过敏。

 

卫生假说

与过去的几十年相比,我们的卫生程度大幅进步。尽管这为我们带来诸多公共健康益处,却并不一定总是好事。

许多科学家认为,现代生活中有些为了让我们更干净、更健康的设计,有可能反而扰乱了肠道中的微生物。

比如,抗生素对于机体抗击感染必不可少,但是我们现在懂得,重复服用抗生素可能干扰肠道微生物平衡。

不仅仅是医药。我们食用的物质、使用在身体上的化学物质和在家中应用的物质,都会产生影响。

起因与后果

如果我们研究病人的肠道微生物,很有可能会发现,相比健康人来说,他们体内A细菌偏多,而B细菌偏少。

有一些疾病是与人体肠道中微生物的变化紧密相关的,如克罗恩病、不同情况的过敏、结肠癌、1型及2型糖尿病以及某些慢性炎症性疾病。

但就目前阶段研究来看,仅停留在相关上,我们尚不能在某种微生物的存在和诱发某种疾病之间建立确切联系。

换句话说,我们很难说A细菌的存在即是导致某种病症的原因,也很难说A细菌的存在即是疾病进一步恶化的征兆。

技术突破

虽然每个人的肠道微生物组成都是独特的,我们都共享一个人类特有的“核心”微生物组。

得益于DNA高速测序技术,对于哪些细菌构成我们的核心肠道微生物,我们已经在分子水平上获得了大量的信息。

如今,科学家们所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将全球产生的大量数据整合,以便让我们可以全面理解什么是健康的肠道微生物平衡。

目前的研究让我们知道有哪些微生物,并在一定程度上了解它们的动态。

然而,我们的了解仍然是不全面的,特别是肠胃中包含我们尚未识别的细菌。

最终的研究目标是通过变更这些微生物或调整它们的协同功能,例如饮食或营养干预等方式,我们试图改变某些疾病的发展过程。

雀巢研究中心和雀巢健康科学研究院已经在开展一系列的科学协作研究,增进对这一领域知识的了解。

探索之旅扬帆起航。


Annick Mercenier是雀巢研究中心的科学家。

洞察可以为您提供雀巢公司职员的多样观点。


原文链接:Insight: how the 100 trillion bacteria in your gut help to keep you healthy